史地专业委员会

从沪津经济关系看近代沿海口岸城市的发展轨迹(2)

2013-12-03

 

为了寻求汇兑业务的更大发展,早在19229月,上海银行总行内汇部就曾致函天津等分行(分理处),要求各分行(分理处)建立汇市调查报告制度。“本行汇兑业务,虽在竭力进行,然仍未能云有何进步,上海近来所开汇价,乃根据银行公会每晨行市委员会所开为准,行市委员会则根据各行所接各埠行市报告为增减。吾行虽委员之一,汇价确以自主为宗旨,以便有所招徕。但自当贵在信息灵通,且应互相随时通信,如张家口、保定等处,上海对于彼处市情,甚不灵通,遇有汇款开价,即不甚易。敝意近于何处者,即请该处每礼拜通信一次,并代酌定汇价,如张家口、保定近于天津者,则请津处随时调查通信,如斯办理,庶消息灵通,汇兑业务,或可进步……”[1]。至1925年,上海银行的国内通汇地点已经覆盖全国19个省份,其中天津分行还成为北京、保定、唐山、大名和石家庄等地的转解行[2]1934年,上海银行总行内汇部汇往天津206万元,占当年汇出款总额的7.8%[3]

天津方面,亦可见其与上海汇款的紧密联系。“津市各商,在外埠采办货物,调拨款项,多以上海为中心。……交付货款,均直接电汇或用押汇办法”[4]1946年,天津市的商业银行汇出上海的款额占当年汇出总额的58%,汇入上海则占汇入总额的22%[5]

除了单纯的汇兑业务外,上海银行承做的全国主要口岸出口商品押汇也令人称道。据文献记载,1932年天津埠际出口贸易总额为6730余万元,当年上海银行在天津出口押汇额为270余万元,约占总额的4%左右[6],具体情形如表3所示。

                   3  1932年上海银行承做天津出口商品押汇及出口值比较表        单位:元

商品

埠际出口贸易值

本行出口押汇

占比重

商品

埠际出口贸易值

本行出口押汇

占比重

棉花

花生仁

煤炭

黄豆

棉纱

花生油

精盐

枣子

绿豆

瓜子

杏仁

黑豆

12447367

5357123

4607921

4203178

3393629

2965761

2421052

1754216

1741570

1694644

1658105

803573

632003

571924

1061691

730165

247992

61247

19021

64318

15960

139374

34720

234

111769

13200

22282

81283

8.53%

13.63%

5.38%

1.46%

0.56%

2.17%

0.66%

7.95%

1.99%

0.01%

6.74%

1.64%

3.53%

14.21%

核桃

青豆

羊毛

赤豆

金针菜

带壳花生

药材香料

菜蔬

果品

植物油

金属及制品

化学产品

子仁

329093

259231

238340

154692

126247

94691

1109395

427693

394100

155718

81325

69048

33436

683

45270

11351

15365

2990

10346

239

6346

24602

8483

2653

912

377

0.21%

17.46%

4.76%

9.93%

2.37%

10.93%

0.022%

1.48%

6.24%

5.45%

3.26%

1.32%

1.13%

资料来源:《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史料》,第492页。

运现。运现也是金融联系的一种方式,或基于经济上之需要,或基于政治上之变化[7]。民国时期,由于上海在金融界独一无二的地位,全国现银大量集中于上海,各埠现金的余缺,多赖上海为之调剂,故上海的库存多寡反映着各埠金融的缓急。换言之,上海的现金库存不仅表示本地金融的丰歉,也代表全国各地金融的丰歉[8]。表4就直观地反映了当时上海与全国其它主要城市现金流动的基本情况,从中可以看出天津与上海之间的现金流动,其数量之大,无出其右者。

4  1922-1931年上海与全国主要城市现金流动表

银两(千两)

银元(千元)

上海进口

比重

上海出口

比重

上海进口

比重

上海出口

比重

大连

天津

青岛

杭州

南京

汉口

香港

50

1900

1220

100

7330

907

0.234%

8.896%

5.713%

0.468%

34.322%

4.246%

500

43450

100

119310

28290

8820

900

0.220%

19.690%

0.045%

54.850%

12.820%

3.990%

0.408%

160

29924

6800

449500

136150

15557

6100

0.018%

3.414%

0.775%

51.284%

15.534%

1.775%

0.700%

41610

69390

52250

10530

17920

65760

62058

6.070%

10.123%

7.623%

1.536%

2.614%

9.594%

9.055%

说明:杭州与南京因为设有造币厂,故与上海之间的现金流动数量特别大。

资料来源: 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调查部《十年来上海现金流动之观察(二)》,载《银行周报》第16卷第41号。

其他方面。关于银行总行及其分支机构的关系,人有过这样形象的描述,“总行是掌握全行业务上、会计上、人事上的枢纽,好像军队中的总司令部,全局胜负,系于一身”,“总行是发施号令的机关,站在后方的,分支行处,才是冲锋陷阵直接和顾客接触的生力军,要站在前线的”[9]。总行对分支机构的指挥和调控,突显的是总行的金融管理作用,一定程度上也可看做是加深总行所在地与分支机构所在城市之间的金融关系的必要条件。如上海银行于1915年在上海成立后,192011月设立天津分理处,19243月改为分行;金城银行1917年设总行于天津,同年9月设上海分庄,次年8月改为分行[10]。两行分别凭借其在沪津之间构筑的金融


本页最后修改时间:2013-12-03 14:59:37